edenlevine

古银:

投喂 @OceanPure 太太的白狼受 感谢太太给我们带来了如此好吃的白狼 猛击此处观赏互相绑定为挂件的恩希尔x杰洛特 表白太太你是天使啊啊!希望大佬早日开始飙车(x

脑不出大帝x白狼的脑洞罗契倒是get了俩待我慢慢画...

背景大概是巫师2 水灵灵的高马尾白狼实在是:D

以及 有天走在诺维格瑞大街上一个NPC问杰洛特“你骑乘技术怎么样 ”

???

P2走P站 NSFW预警

*昆特牌中罗契的介绍为“A patriot...and a real son of a bitch.”


【源藏】他们监控敌情,我们监控他们 3

唉,ooc 是难以避免的,节奏慢也是难以改变的,脑子不够用更是显而易见的(

谁去跟两位当事人当面分配任务呢?这种极富挑战性和技巧性的差事,当然还是我们可爱的齐格勒博士去做。

先找源氏。

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你需要前往我们设在西伯利亚的监控站,执行监控任务,主要职责是监控敌情,要监控周边环境中的多项指标,当然也不能只监控敌情,还要帮助监控,呃,帮助我们监控敌情,对,敌情。

源氏没有反应,面甲上绿色的线沉稳地透露出一脸懵逼。

天使姐姐也会有紧张到语无伦次的时候啊,真稀罕,源氏静静享受了三秒,然后充满磁性的电子音,齐格勒博士,您第一次说监控的时候我就明白了。

明白了?明,明白什么了?天使没说话,然鹅脸上是一个大写的心虚。

源氏更加疑惑了,但是出于对战友和组织的无条件信任,他还是温柔地示意,请问具体的任务细节?

哦哦,对,任务比较特殊,首先嘛,监控站在沃斯卡亚工业区以北,所以会更寒冷一些,你们要有所准备。然后呢,就是那个监控站比较隐秘,为了不暴露,一直保持着比较原始的运作方式,呃,也就是没有现代取暖设备啊食物生产设备啊什么的,就只有监控和武器设备是标准的。

源氏点点头表示理解,反正他耐寒又不怎么需要食物,打猎技术也是一流的,大不了艰苦一点嘛,都是守望先锋的接班人,决不会惧怕组织的考验!

天使觉得差不多说清楚了,犹豫着想走了,说多错多,万一这货太机灵套我话咋整,赶紧溜。好在源氏不知道在想什么,也没问啥问题。

溜出去没两米呢,又折回来,对了源氏,还有一个小问题,就是那个,嗯,对,你们的武器要被暂时封存起来。

哇,原来源氏的面甲也是可以表达眼睛瞬间睁大了这个含义啊,不不不一定是我的错觉。

封存的意思是,不让用武器?源氏就是有涵养,声音都没提高一点,反而压低了呢。

呃,不完全是这个意思。天使摆摆手,就是法芮尔和小美合作制造了一个飞行器,里面装着你们的武器,一旦要跟敌人正面刚,你们呼叫飞行器,立马就能拿到武器了,它还能帮你们把敌人速冻了呢!

尽管天使姐姐说得一脸自豪,源氏还是感觉自己好像被亲爱的战友们联手坑了。

我能问问原因吗?为什么任务难度这么高。源氏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哦,不难的不难的。刚说出口齐格勒博士就意识到又说漏嘴了,唔,我是说,在那种环境下,你们的武器会留下太多痕迹的,会被奸诈的敌人发现的。

这回天使姐姐看着源氏没反应,毫不犹豫地准备溜了,只恨面前没有个法芮尔能直接飞过去。结果前脚还没跨出门,该来的还是来了。

齐格勒博士,还有一个问题,你说了很多次"你们",请问是和谁一起去执行任务呢?

不是不报。

啊,这个啊,你上战机就知道了嘛。齐格勒博士巧笑倩兮,死皮赖脸。

呼,源氏这边总算搞定了。妈蛋太艰巨了,温斯顿,半藏那边你上!

难得见天使姐姐翻着白眼拍胸口的样子,温斯顿默默享受了三秒,然后去直面自己惨淡的猩生了。

半藏先生,下午好啊!温斯顿扬手打招呼。

半藏正在擦弓,抬眼看了看温斯顿。

可能是半藏乜斜的眼神太有杀伤力,当然也有可能是温斯顿自己心虚,他总觉得半藏好像已经看穿了他们的伎俩。

咳咳,温斯顿扶了扶眼镜,是这样的,现在西伯利亚监控站有个任务需要你出外勤,时长一个月,因为地点隐蔽,保密性高,所以在敌情不明的时候不能使用你的弓箭,但是弓箭会在一个飞行器里,紧急情况下会立马送到你手中。

哇,好一个严谨认真不说笑一股清流般的任务简介!

温斯顿深明大义,说多错多,最简单的就是最好的。

你看,果然半藏没有任何疑问,点点头接着擦弓。

温斯顿微不可闻地呼出了一口气,也点点头准备逃离现场。

"刷"的一声,门都自动开了。半藏清越的、带些口音的疑问飘了过来。

有搭档吗?

温斯顿一时之间有一种想要就地中风抽搐不已的冲动。

为什么这对难兄难弟这么相似?!

这么相似为什么不好好相处?!

不好好相处为什么要来坑你大爷我们?

坑了我们为什么还要我来施行这样的计划?!

深陷万物之源的哲♂学漩涡中无法自拔的温斯顿僵在门口,门等了半天,你还不走我关了啊!然后就关上了。

半藏又问了一遍,请问这次任务有搭档吗?温斯顿?

有。

说完就跑。

不给他射我下一箭的机会。哼!

留着房间里的半藏沉浸在温斯顿头一次的没礼貌中,凌乱了三秒。

再次碰头的温斯顿和齐格勒博士已经一副被掏空的样子,就差互相搀扶了。

送走了,送走了就好了。接下来就是我们磕着瓜子唱着歌,隔着屏幕偷着乐的好日子啦!

真不忍心戳穿他们。

太年轻。

【源藏】他们监控敌情,我们监控他们 2

不好意思更新比较慢,这章有不少cp暗示

温斯顿说,这种事,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脱敏疗法,他俩不是像对彼此过敏一样嘛躲得贼快,索性扔到一块去,关他个九九八十一天,就算是养蛊都给他养熟咯。

齐格勒博士长叹一声,温斯顿你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但是人类社会的事,有时候可能要稍微复杂一点,不过没关系,你的想法给了我灵感,我去找查莉亚问件事,很快就好。

守望先锋,顾名思义,守望着这个世界的安宁。你想啊,世界多大呢,那么多国家啊地区啊,人家跨国公司都有好多好多分部呢,何况守望先锋。

基地多啊,大大小小,世界各地,有用来卧底的安全屋,也有用来歇脚的工作站,还有各种实验室,哇,这企业实力,多么增强员工自豪感!

这就好办事了对吧,齐格勒博士将"姐姐的愤怒"化为丝丝入扣的缜密计划,嘿嘿。

西伯利亚监控站?那么远啊,听上去比我的想法还要残忍哦。温斯顿听完计划后表示。收到齐格勒博士♀王之蔑视♀一枚。

监控站嘛,用来监控敌情的,反派那么多,不密切注视一下容易出事。

当温斯顿和齐格勒博士把计划告诉莱茵哈特时,锤锤表示阴谋得逞后的满意。虽然后来有一天国际DJ得知事情真相后表示很愤怒,莱茵哈特先生你怎么能这样呢?!并表示一段时间内都要躲着老锤锤走了。德国老兵至此切身体会了一下天道好轮回。

当他们把计划告诉小美,想请她帮忙准备物资时,小美表示,西伯利亚啊,那里挺温暖的喔,尤其在这个季节。身后的狂鼠先生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澳洲人民表示,你们北半球的人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哎哟深表同情。

当他们把计划告诉士兵76,想请长官批准时,76表示,最近没什么任务,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请确保他们回来后问题解决清楚了。温斯顿和天使姐姐点头如捣蒜,76一脸放心地挥挥手散了吧。虽然后来告诉死神这件事时,死神沉吟一阵,表示宝贝你被骗了,他们根本保证不了成效的,没我在身边你果然没有基本判断力。随后被76反复看见了很多次。

天使姐姐又单独去找了法老之鹰,毕竟她是飞行器一类设备的专家。

那天使姐姐去找查莉亚问什么了呢?其实之前沃斯卡亚工业区都是查莉亚在监控的,天使姐姐想知道是否真的有敌情,会不会影响计划的真实目的。

查莉亚表示,反派们通常为了耍酷,总要做一些缺乏实际意义的事,比如不换子弹直接换枪啊什么的,导致预算紧张只能被主角们收编。嗯呢,查莉亚你是想说?天使姐姐很有耐心。

哦不好意思我是想说,他们为了耍酷,总是不好好穿衣服,埃及沙漠热死也不脱,西伯利亚冻死也不加。

也就是说沃斯卡亚基本没敌情?对的,我就是这个意思。

好了,万事俱备,只欠南北风。

【源藏】他们监控敌情,我们监控他们

第一次写OW的文,就是玩得嗨忍不住,大家将就着看吧,有任何问题都是我的问题,问题也拦不住我想要推车的心~~~

源藏、锤DJ,之后可能还有别的,不确定


半藏自打加入守望先锋,就跟他弟弟源氏处在一个尴尬的状态里。任务也出过那么几次了,配合嘛,也不能说很好吧也不能指摘,就是偶尔会被国际DJ啊带球和尚啊什么的,抱怨一两句,这两货就像相斥的磁极一样,无意识地一靠近,倏地弹开,给精神高度紧张的辅助们平添压力。

温斯顿作为一只猩猩,有些地方是粗糙迟钝的,比如开大的时候就不怎么有痛觉,有些地方吧,他又比人类和智械加起来还要敏感细腻,像他那副眼镜一样,多少次乱架也不碎不花。温斯顿在这方面有一个水平相当的好队友,齐格勒博士。天使姐姐百分之九十五的情况下,都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天使,治疗救人,处理病痛,平复创伤,有她在的时候,大家都很乖,很舒适,很放松。

这次温斯顿来找齐格勒博士,是又一次任务完成之后,没什么太过艰难的坎,战损都在可接受的范围内。但是发生了一件事,得知后温斯顿觉得这是压倒猩猩的最后一根香蕉了,他必须采取行动了。

是什么事呢?

像刚刚说的,半藏和源氏很有默契地一起尴尬着,在行进或者战斗的时候,只要是接近了彼此,一意识到对方的气息,就飞快向相反方向弹开,这个动作简直盖过了他们的战斗本能,也不管站位也不管危险,只顾着远离对方。

这次战斗的时候,不是冤家不聚头,这俩货都受了伤,眼瞅着要不行了,结果在同一个血包补给处相遇了,二话不说各自弹了好远,半藏反身爬墙上了房,源氏甚至用了一个影。这本来也没什么,都是大户人家的孩子,打小资源丰富,心态也就特大方,让给你吧让给你吧,不用不用你吃了吧,又有礼貌,哪怕让给敌人了,温斯顿也不至于生气。

可是这俩货背后还有一个守望先锋二号小天使,国际DJ卢西奥小可爱,每天开心活力,用美丽的音乐治愈大家,没人会不喜欢。当时卢西奥跟在他们后面,努力想要治疗,本以为半藏会去吃补给,卢西奥只需要跟着源氏就两全其美了,谁承想他们的别扭都闹到性命攸关的地步了,果然热爱生命的巴西人不太懂你们东方人生死置之度外的瞎折腾。

那怎么办呢?当时一瞬间小DJ就懵了,源氏是离他更近的,半藏眼瞅着要跑得更远了,他还重伤呢!这这这,总想着照顾到更多人的卢西奥小天使当机立断,冲到两人中间,试图用一个强音,力挽狂澜!

有一种悲伤叫做,哪怕你能顺墙溜出一片天,你也不是真的岛田家人。

天可怜见,小天使卢西奥因为这对奇葩的兄弟,而暴露在了敌方枪口下,尽管速度极快,还是被流弹伤到腰侧,涌出的鲜血将鲜亮的背心染成深色,触目惊心。

像我们提到过的,战损还在接受范围内呢,小DJ及时控制住了自己的伤势,躲进了掩体,加上天使姐姐后来裹挟着"姐姐的愤怒"的治疗,卢西奥很快就又活蹦乱跳了。

本来么,这事儿也不会上升到政♂治的层面,岛田兄弟奇葩啦,害得辅助无端受重伤啦,教育教育也就算了,小DJ绝不会是记仇的人,甚至还一个劲地往自己身上揽责任。那是谁又升级事态了呢?

莱茵哈特。

老锤锤是个什么样的锤?

是个稳重的老兵!是个可靠的队友!是个牺牲自己保护大家的勇士!

可是事关国际DJ的时候,他又是什么样的锤?

不不不卢西奥不是被我弄哭的德国士兵你别这样别别别过来要过来也别别别开火箭锤我是冤冤冤冤。。。。枉的。。。

任何让卢西奥受到一点伤害的,老锤锤都会在背地里使用武力解决。他要保护他的小天使,以及小天使的笑脸。

所以可想而知这次老锤锤在战后是个什么表情。可是老锤锤一点都不傻,这次他清楚,把岛田兄弟打一顿是没用的,因为这问题不是他们任何一个人的,而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影响了大家通力合作。何况他还挺敬重半藏的,想来想去,觉得需要找温斯顿施加一下舆论压力。

温斯顿啊,通常也是非常和善理性不易生气的,但是他的弱点在于,当有人把他摆在"理智的成年人"这个角色里,来跟他说事儿的时候,他其实就比较不理智了。

于是,这件事情至此终于有了质的飞跃。温斯顿接受了莱茵哈特"成年人之间"的诉苦之后,觉得有必要搞个事,于是找到了另一个成年人,齐格勒博士,进行商讨,该如何在不损伤守望先锋整体实力的基础上,使岛田姐妹尽释前嫌,不尴不尬地,好好发挥战斗力啊!